關注我們
荊楚網 > 新聞頻道 > 娛樂

丁一滕 “新程式戲劇”向傳統學藝

發布時間:2021年06月23日09:09 來源: 北京晚報

年輕有為的戲劇人丁一滕,在參加了首檔戲劇綜藝節目《戲劇新生活》之后,創作開始進入一個新的高峰期。6月3日至20日,他的“新程式戲劇”《新西廂》在北京繁星戲劇村演出,7月還將在成都繁星戲劇村駐場演出。6月11日、12日,他的“新程式戲劇”《傷口消失在茫茫黑夜中》作為首屆阿那亞戲劇節特邀劇目連演三場。6月12日至27日,由他導演、朱宜編劇的作品《我是月亮》在鼓樓西劇場熱演……中戲導演系博士畢業的他,今年又成為了北大博士后。年屆三十的他,無論學業、創作、生活,都翻開了新的篇章。為此,本報記者專訪丁一滕,請他談談自己的“新程式”、新思考、新創作和新生活。

借鑒傳統表演程式

從中提煉“身體原則”

丁一滕在學業道路上的經歷非常特別,也十分難得和珍貴。小學時,他跟隨母親到美國生活學習,受黑人說唱音樂影響;初中,回到北京上學,高中時就帶著全班同學排演了音樂劇《獅子王》;他作為“戲劇特長生”進入北京師范大學學習。大學時,他不僅是學校北國劇社的“臺柱子”,還參演了孟京輝的《活著》、黃盈的《鹵煮》等劇目;本科畢業后,他考入中央戲劇學院導演系攻讀碩士和博士,又獲得了英國倫敦大學金史密斯學院演出創作專業碩士學位,還到享譽世界的丹麥歐丁劇團學習和工作;如今,中戲博士畢業的他,已被北京大學藝術學院博士后工作站聘用,9月將開始在北大授課,教授“新程式”的創作方法和經典劇目排演。

作為一個有著獨特戲劇風格的年輕新銳導演,丁一滕很早就創立了“新程式”戲劇的探索方向。他表示,這和自己對中國戲曲的熱愛有很大關系。從小生活在北京南城的他,由于姥姥姥爺都特別喜歡戲曲,老帶他到大柵欄聽戲,長大后他自己也會經常去長安大戲院看戲,非常投入。后來他到著名的丹麥歐丁劇團學習工作,更是從一個新的角度重新認識了中國戲曲?!皻W丁劇團的創作是一種融合的方法,里面也融合了很多東方的元素。我在其中看到了中國戲曲的元素,而且很吃驚地發現,戲曲原來還能這么用,還能這么去認識它。西方一些戲劇大師對中國戲曲也有不一樣的闡釋,所以我就想在這方面做一些嘗試?!庇谑?,丁一滕就去中國戲曲學院,找了一些學戲曲的學生,跟他們一起做當代戲劇?!拔野岩恍W洲當代戲劇的想法,或者提取一些當代西方戲劇身體劇場的元素,跟中國戲曲融合,我們一起慢慢摸索嘗試,就形成了‘新程式’戲劇?!?/p>

在丁一滕看來,中國戲曲中的“程式化表演”很有規范,而現在的當代戲劇則有些肆意雜亂,表演欠缺規范或結構,有點讓人抓不到的感覺,“所以我覺得可以把咱們老祖宗在表演上的這個‘程式’借鑒過來,從中提煉出戲劇表演當中的一個‘身體原則’。中國戲曲當中,有很多畫‘圓’的原則,‘欲左先右’的原則,其實這不僅是身體原則,也是一種文化原則。我想把這種中國戲曲的精髓提取出來,借鑒到當代戲劇演員的身上,這樣演員們的表演就不是無序的松散凌亂的沒有邏輯的,而是有一種身體原則,并從這種身體原則、文化原則當中發展出一種美學。我覺得這些都是我們應該向老祖宗的藝術學習的地方?!倍∫浑J為,這樣的美學更適合中國人,也更適合中國戲劇,“這是我特別想做的。但這個過程也是特別難的,我才疏學淺,還在探索,在慢慢挖掘。搞戲劇真的太艱難了,如果一味只向西方學,我覺得太單薄了。而中國戲曲太寶貴了,如果我們今天的戲劇,跟中國戲曲一點關系都沒有,自己搞自己的,真是挺可惜的?!比缃?,丁一滕已經做了“新程式戲劇”三部曲《竇娥》《傷口消失在茫茫黑夜中》《新西廂》,又在嘗試探索一些新的東西,“但是都離不開戲曲,因為我特別喜歡?!?/p>

嘗試新程式戲劇

探索戲劇民族化

丁一滕不僅在自己的實踐創作中探索和表現“新程式”戲劇,還經常舉辦各種表演工作坊,從事培訓和教學工作,他一直堅持理論和實踐結合、創作與教學并重,不斷總結和傳播自己的“新程式”創作方法。丁一滕表示:“對我來說,三件事情特別重要:一個是作品,一個是學生,一個就是理論。我覺得這對于形成一個體系,非常重要,因為這不僅在于作品的實踐性和思想性,還有創作方法的傳播,或者別人對這種方法的應用和實踐。這些同時也會幫助到我,這也是對我的創作方法的探索和宣傳。這些學員是跟我一起探索的合作者,他們有渴望有需求,而我也想利用這段時間,跟大家一起做更深層次的實驗和探索?!?/p>

能夠有今天這樣的格局和成績,丁一滕很感恩自己在歐丁劇團的學習和工作機會,因為這段經歷給了他一種跨文化的視角,一種古今結合的美學理念,還有一種勇于突破的膽量?!霸跉W丁劇團這樣一個‘世界村’里,融匯了各國的文化,比如西班牙的弗拉明戈、中國的京劇、日本的能劇等,都會在這里交流融匯,因此也給了我一種融匯的思維。所以‘新程式戲劇’實際上也是一種融合的思想?!倍∫浑忉?,“不管是當代的,還是古典的,其實都有一個融匯的基礎,在我看來,這個基礎就是身體。在排練的過程中,我一直跟演員強調,可能我們以前更重視情感體驗,但現在要從身體出發。所以演員做了大量的身體訓練,由外而內進入到各自的角色。這也是現在歐洲或者國際上很流行的一種創作方法,我希望被更多的中國戲劇從業者關注和了解,這也是我從歐丁劇團帶回來想跟大家分享的東西?!?/p>

丁一滕的博士畢業論文也將歐丁劇團及其創始人作為研究對象,題目是《論尤金·巴爾巴的導演方法和藝術實踐》,其中還包括他自己的一些藝術探索。中戲博士畢業之后,他又被北京大學藝術學院聘用,在博士后工作站工作,博士后科研內容也會主要圍繞“新程式戲劇”的實踐和理論研究開展。他的合作導師是北大顧春芳教授,顧教授的研究領域主要包括中國美學精神。丁一滕表示:“戲劇對于中國來說,其實是一個舶來品,但中國戲劇人也一直在做戲劇民族化的探索,把戲劇跟我們自己的土壤、自己的文化相結合。像北京人民藝術劇院焦菊隱先生提出的“心象說”,上海黃佐臨先生提出的“寫意戲劇觀”,其實都是對戲劇民族化的探索,都極大程度上和戲曲融合,或者說是借鑒戲曲當中的一些元素精髓,融入到戲劇的發展當中。我現在做的‘新程式’戲劇,實際上也是一種對戲劇民族化的探索。中國戲劇的發展,不應是一個空中樓閣,或者只是從別的地方移植過來的血液。中國本身的文化、哲學、美學,都不應該缺席?!北緢笥浾?王潤

【糾錯】編輯:admin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荊楚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營業執照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互聯網出版機構網絡視聽節目許可證廣播電視節目許可證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服務在線投稿

版權為 荊楚網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无码日韩做暖暖大全免费